结婚是人生头等大事,马虎不得,双方应在婚前充分了解再走入婚姻殿堂,否则轻率决断可能带来风险。深圳有一男子结婚后,才发现妻子隐瞒之前婚史,一怒之下状告某婚姻登记处没有尽到审核的责任,请求法院撤销被告对他们作出的结婚登记行为。4月12日,记者从盐田法院获悉,该院审理该案后驳回诉讼请求,认为原告主张缺乏法律依据。

2015年4月1日,杨某(男)与杨某某(女)共同到被告某民政局下属的婚姻登记处申请结婚登记,两人均声明称婚姻状况为未婚,且没有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了解对方的身体健康状况,自愿结为夫妻。婚姻登记处核对双方身份证及户口本并收取了复印件,出具“符合结婚条件,准予登记”的审查意见,并对二人进行婚姻登记。

婚后,原告杨某发现妻子有过婚史且离过婚,因此认为杨某某在双方结婚登记过程中隐瞒婚史,被告未结合系统认真审核她提供的登记材料和声明,没有尽到对当事人的材料进行审核的责任,工作存在瑕疵,故请求撤销被告对他们所作出的结婚登记行为;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盐田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杨某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婚姻登记条例》第五条第一款规定,办理结婚登记的内地居民应当出具本人的户口簿、身份证,本人无配偶以及与对方当事人没有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的签字声明。

本案中,原告杨某和杨某某是在未受胁迫的情况下向被告申请结婚登记的,他们的结婚属于自愿行为。被告审核了男方杨某和女方杨某某两人各自的户口薄、身份证和他们各自签署的《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后,在两人无不予登记结婚之情形的情况下,为男方杨某和女方杨某某办理结婚登记并无不当;其所审核的材料亦符合我国《婚姻登记条例》第五条第一款中有关内地居民申请办理结婚登记所应提交的材料。

男方杨某称女方杨某某当时户口本所记载的内容和她自己声明的婚姻状况为未婚,均与其实际婚姻状况离异不一致,被告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应在婚姻信息系统核对当事人的婚姻状态声明与其电子档案的情况是否相符,以上主张均缺少法律依据。被告所作出的登记行为符合上述《婚姻登记条例》关于结婚登记的相关规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故依法驳回原告杨某的诉讼请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