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立的角落

三年前,发现有线电视和网络服务供应商康卡斯特,这显然是为了阻止网络盗版猖獗,也许讨好lawsuit-prone媒体集团像美国唱片工业协会(RIAA)和美国电影协会(MPAA),已经悄悄使用一个简单的策略来防止非法销售受版权保护的文件。这将减慢客户对BitTorrent的访问速度。BitTorrent是一种流行的文件共享服务,允许用户在互联网上交易大量的视频和音频文件,其中很多都是盗版的。

这是一个明智的风险管理举措,原因有二。首先,它迎合了RIAA的要求。RIAA因起诉自己的客户传播盗版文件而臭名昭著,现在它正在寻找在盗版开始前阻止盗版的方法。其次,对于康卡斯特这样可能已经打算成为内容提供商的公司(两年后它与NBC的合并就证明了这一点)来说,开始保护自己的利益是一个好主意,而不必担心将来会面临版权侵权诉讼。问题是,FCC说康卡斯特的网络流量管理方法,即所谓的“节流”,违反了规定。康卡斯特被责令停止这种做法,否则可能面临罚款和禁令。

毫不奇怪,康卡斯特不同意这一裁决,并向法院提起诉讼。今年4月,美国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裁定,联邦通信委员会无权阻止康卡斯特屏蔽用户访问。这是因为根据《通信法》,宽带被列为“信息服务”,因此不需要承担与电话公司等“电信服务”提供商相同的义务。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回应称,他们将寻求对宽带进行重新分类,这可能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

这场争论的核心是“网络中立”原则的概念,指出,一旦一个互联网用户支付访问,服务提供者不应该允许以任何方式限制,访问,或者如果它,所有的限制都应实施同样所有用户不受歧视。辩论的一方是消费者群体、软件开发人员和像谷歌和雅虎这样的公司。他们提倡信息自由。另一方面,有线电视和电信运营商认为,由于他们是投资于自己的网络并提供基础设施的人,他们应该能够以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经营业务。然而,考虑到互联网的必要性,允许公司基于其狭隘的利益限制上网实际上可能对社会有害。在20世纪30年代,电话也引起了类似的关注,促成了前面提到的1934年通信法

案,该法案不仅创建了FCC,还确立了电话作为“公共载体”的地位。这意味着,为了确保这项有前途的新技术能够服务于最多的美国人,电话公司必须以同样的价格向所有消费者提供平等的服务。
这种情况使得早期的拨号网络得以蓬勃发展,因为提供商不能限制用户访问,也不能对《财富》500强企业给予优惠待遇,而不是像亚马逊(Amazon)或Netflix这样的初创企业。但随着互联网接入成为一个数字化过程,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成功游说重新分类,以获取更多的互联网收入。现在被认为是“信息服务”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可以对进入“优质”网站的用户收取更高的费用(就像他们已经对优质有线电视套餐收费一样),或者完全禁止进入竞争对手的网站。

从本质上讲,地方法院的裁决将使互联网变得可访问的技术提供商的利益置于更大的优先地位,而不是使互联网变得有价值的内容创造者的利益。这是一种目光短浅的观点,它忘记了没有引人注目的内容,就没有理由一开始就使用这项技术。然而,更重要的是,互联网的历史表明,接入孕育了创新。商业的未来是在线的,但如果没有网络中立性确保所有用户都能平等使用,未来的创新者就

永远没有机会证明这一点。

发表评论